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關注我們: 官方微博 加微信

微信掃一掃

風格切換

您的位置: 首頁 >> 新聞中心 >> 鄉村振興 >> 查看內容
鄉村振興

打工小伙組團回村創業,在抖音電商推廣貴州酸湯味道

印象貴州 2022-5-12 19:48 11985 0

摘要:  今年,周周作為“貴州美好推薦官”登上貴州衛視。鏡頭前,他自信地為觀眾介紹家鄉的美食。鄉村生活的美好,獲到了越來越多人的點贊和向往。 但是伙伴們也很清楚,自己只是做了一個示范。真正想要發展鄉村,就 ...

      印象貴州網訊 回不去的故鄉,是離開村莊的人難言之痛。時日既久,甚至連鄉音都遺忘了。年過三十的莫志林決定做個逆行者。他把3位兒時伙伴找了回來,要復原他們記憶中的鄉野和美食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返鄉
      2011年,25歲的莫志林第一次回到故鄉,沒有家人迎接。
      父母在他上初中時便去城里做工,姐姐初中輟學后也外出打工,之后早早嫁人。家里的老屋是全木質結構,常年沒人居住,破敗得很。
      在貴州銅仁陳家寨村,掙脫這片貧困的土地是大多數村民的選擇,同齡的年輕人幾乎都在外地打工。雖然對于城里人來說,村子里的環境實在很美,四周被高山包圍,一條小河繞村而過,水清澈得能看清游泳中的魚。
      莫志林上過大學,還在大城市佛山工作了兩年。得知他辭職回家,父母打來電話好一頓訓,罵他沒出息。莫家土地少,窮怕了,在父母眼里,在外混得差、沒本事的人才會回家。
      在家屁股還沒坐熱,莫志林頂不住父母的壓力,只好又到銅仁市里找了份工作。
      新工作索然無味。莫志林意識到,這不是他想要的生活,他還是想要回家。他有鄉土情結。在外打拼的日子,他懷念村里的簡單生活,村民們種地、勞作,大家在統一的飯點吃飯,各家各戶會串門、互相夾菜。他還想念家鄉的美食,臘肉、米豆腐,農家菜,卻回味無窮。

圖 |陳家寨村的河水清澈見底

      辭職簡單,回鄉靠什么謀生?莫志林想到做電商。上大學的時候,他為了賺錢,試過開網店。2013年,他再次辭職返鄉,租下一間20平米的毛坯房,在網上銷售米粉、臘肉、酸辣椒醬等當地的農副產品。
      2015年,銅仁市建立了國家級的電子商務示范基地,他將公司搬過去,員工也由最初的3個人擴充至五六十人的規模。到2019年,他的生意做得風生水起,通過電商平臺創下了2000萬的銷售額。
      闖出了路子,他還想著拉伙伴們一把。小他12歲的鄰居莫宙,小名周周,論輩分是自己叔叔。上初中時,周周的母親得了乳腺癌,姐姐在上學,家中只靠爸爸在建筑工地打工維持生活,他主動放棄學業,外出找活干。在外5年,周周輾轉過很多工作,干得最長的是跟著老莫做電商和打包發貨。
陸續返鄉的還有楊旭東,外號“東毛”,98年的小孩,高中畢業后在廣東工廠里干活。90后莫君年紀大點,外號“俊俊毛”,在福建開過出租車,擺過地攤,還干過餐飲。
      小時候,他們四個人是最好的伙伴,莫志林年齡最大,大伙叫他“老莫”。幾個野小子在山野間玩耍,上山采菇、下水摸魚。長大后,伙伴們紛紛去往大城市,各自謀生,因為沒上過大學,只能打打零工,日子過得困苦。
      兒時的伙伴,再次團聚。莫志林琢磨,得帶著他們做點什么。

圖 |從左到右依次為老莫、周周、東毛、俊俊毛

      1100萬人的鄉愁
      2019年5月,學設計的老莫打算修葺老屋。他就地取材,從后山砍竹子做窗戶,用石頭裝點房間。花費了半年,老屋大變樣,成了貴州當地最有民俗特色的房屋。他把裝修過程用視頻記錄下來,發在抖音上,積攢了100多萬粉絲。
      粉絲多了,動力就足。莫志林的電商公司在市區,公路修通后,往返老家只需要半個小時。每次回家,他都喜歡用手機拍拍,有時候找些老物件,還原兒時的場景,喚起許多人的童年記憶。
      和伙伴們聊起來,他產生了新的想法,打算拍攝短視頻,記錄鄉村的生活,讓在外打工的游子們看看家鄉的變化。
      2020年,34歲的老莫帶著俊俊毛、東毛和周周組成四個人的拍攝小團隊,創建了“念鄉人周周”這個賬號。
      3個小兄弟都對短視頻完全陌生,一起從頭學習策劃、拍攝、剪輯。老莫給每個人安排任務:周周形象好,陽光樸素,作為出鏡主角;東毛為人憨厚,說話搞笑,作為配角擔當;俊俊毛喜歡研究機器,作為助理攝影師;老莫自己負責總體把控。
      視頻主角周周性格拘謹,平日里連自拍都很少,第一次面對鏡頭,十分害羞,試了好幾次都不行。
      老莫告訴周周,不需要演技,全部扔掉,就展示最真實的生活狀態。
      清晨,周周背著簍子走在鄉間,他要去后山砍柴。砍完柴火回家路上,他看見山里的野菜,當地叫“鴨腳板”,他采摘下來,做成了一道美味。
      下雨了,水漲起來,泥沙堆積在村民洗菜的水井池子里,周周帶著兄弟東毛一鏟子一鏟子清理。幾天后,他看到家門口放著一只雞,鄉親們說這是大家伙感謝他清理水井。
      女生節這天,周周記掛著在外上學的姐姐,便把過年用柏松枝熏過的臘肉切了,加辣椒翻炒,再用瓶子裝上,給姐姐寄過去。
      前幾日,谷雨時節,老莫帶著兄弟們,在田地里干了一件“大事”。一大早,他們就光腳跳進泥地里,一畝水田,需要人工翻土,插秧,育苗。四人先用釘耙翻  土,再拉起一塊長木板,把土地弄平整。東毛翻土時,看見藏在田里的泥鰍,興奮地一把抓住,對周周說:今天又能做一頓好的。
      傍晚時分,春雨落下,四人收工,往家趕。晚飯在周周家吃,大伙兒在灶頭用木材生起火,吃的是捉來的泥鰍,配上豆腐,撒上蔥花,一碗泥鰍湯出鍋。勞作了一天,伙伴們圍坐在桌前,邊吃邊聊。
      淳樸的鄉土生活通過鏡頭呈現,很快爆火。在抖音,超過1100萬粉絲每天追看周周和老莫們的日常。

圖 |周周走紅的抖音賬號

      第一條走紅視頻是關于“鄉音”的。
      春節期間,周周的發小佳佳從城市讀書返鄉,周周邀請她來家里吃飯,做了盤臘肉炒蘿卜干。兩人談起,大城市好不好玩。“沒得錢一點都不好玩。”佳佳說。周周開玩笑地說她:“去貴陽讀了兩年書,講話的方言你都忘記了咧。”
      “長大了鄉音變得陌生,所以兒時才值得懷念。”評論區的一條留言引起了網友們的共鳴。這期內容點贊量超過54萬,一下子漲了100多萬粉絲,把剛起步不久的伙伴們嚇了一跳。
      靠著展示最真實的鄉村生活,和家人之間的羈絆,四人一狗的小團隊,在建立賬號一年多,就實現粉絲破千萬的壯舉。周周也因此成了當地的名人——上街去賣粉,會有粉絲找到他拍照,也有粉絲會從遠方趕過來,只為能夠看一眼這個生活在煙火氣息中的農村男孩。
      被網友關注后,老莫對視頻內容的要求更加嚴格。在他眼里,家鄉是一個童話世界,一草一木間,都藏著最好的食材,早上出門,晚上就能變成一道美味。他想把這些都記錄下來,用美食建立起連接。
      春天,山間的野生櫻桃開了,小小的如黃豆粒,又酸又甜,當地農婦干完活摘幾顆帶回去,成為孩子們的飯后水果。這個季節,山上的野蔥遍地都是,每家每戶挖回去,用野蔥和芥菜做成酸菜,就是一道下飯菜。
      立夏節氣,村里人過得濃重,周周一早就攢好了一堆雞蛋、鴨蛋,要做一餐蛋的盛宴。這一天午飯有水煮蛋,煎蛋,蛋花湯還有蛋液裹著肉條過油炸,做成小酥肉。姐姐用毛線編成一個蛋簍,又把雞蛋用紅紙染紅,裝進蛋簍里。周周把蛋簍掛在胸前,向伙伴們炫耀。
      臘肉炒折耳根、江口米豆腐、珍珠花生、油粑粑……一道道鄉間美食拉近了和網友們的距離。很多人說,在周周的視頻里看到了鄉愁。

圖 |團隊在田地里拍攝

      山貨和遠方
      受到關注后,大量粉絲留言——如何能夠吃到視頻里的美食?

  這是要開始帶貨嗎?在商業變現面前,老莫猶豫了。短視頻的世界里,曇花一現的走紅博主比比皆是,急于變現不見得是好事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他更害怕辜負粉絲們的信任。

      2013年就開始做電商的老莫,深知山貨特產這個行當不容易。

   早期,他自己沒有生產線,只能一家家走訪、收購村民自己制作的特色美食,再用真空包裝售賣出去。收上來的貨品質量參差不齊,老莫吃了不少啞巴虧。

   比如銅仁特產的米粉,量一旦要得大,質量就難以保證,有時烘烤得過干,斷成一節節的,有時儲存不當,會發霉。發貨前他要仔細檢查,損壞的食品只好自己承擔損失。

   有一回,老莫收購了一批臘肉,結果發現食品商的生產許可證過期,遭到消費者投訴。他因此賠付了5000元。

   生產技術跟不上,存儲和運輸也有隱患。當地的米豆腐,冬天常溫下能保存10多天,夏天放2天就會變酸。他只能買回來自己封裝。后來關系熟了,他建議生產商購買包裝設備,又教給他們高溫殺菌的技術,情況才逐漸改善。

 

圖 |周周和伙伴在鄉野做美食


       2019年,老莫開始搭建自己的生產線,這兩年又根據傳統食材研發出新產品,主打酸湯調料和糟辣椒火鍋底料。貴州人嗜酸,最為常見的便是紅酸湯,用紅線椒和特有的番茄“洋辣子”,加高度白酒,封入壇中,再發酵。用紅酸湯做成的酸湯魚,先酸后辣,是貴州人想念的味道。

  老莫的商品原本不愁銷售,疫情一來,也不可避免受到影響。抵不住粉絲們的熱情,他也想試試抖音這個渠道,便在“念鄉人周周”的視頻下放了兩次產品鏈接,糟辣椒火鍋底料賣出了10萬單,酸湯調料賣了4萬單。

  初次嘗試,銷售火爆,老莫和伙伴們卻猶豫了。他們擔心內容和賣貨不能兼得,會讓一直支持自己的粉絲質疑他們扎根鄉村的初心。

  “好的內容是有力量的。”老莫說,除了在抖音里記錄當下的鄉村生活,他還想挽救那些消失的記憶。他們會尋找一些老物件,比如過去走街串巷賣冰棍的箱子,用這些道具,在短視頻里重現兒時的記憶。

  他注冊了新賬號——“周莫文化傳媒”,正兒八經賣起了山貨,至今也聚集起了24萬粉絲。老莫想著,在抖音電商“山貨上頭條”助農項目的支持下,圍繞“念鄉人”這個品牌,將貴州銅仁的特色美食賣到全國各地。

   5月6日,“山貨上頭條”走進了貴州,在抖音電商開設“風味貴州”專區,連接優質農特產與全國消費者,煥新貴州區域農產品品牌。老莫和他的伙伴們也加入了進來,向更多人推薦家鄉的酸湯調料和特色山貨。

   關注老莫和周周的粉絲大多都是在外游歷、打工的年輕人,因為各種原因無法返回家鄉。他們在視頻里看到質樸的鄉土人情,回味正宗的家鄉味道,遙寄相思。

   老莫提到,之所以品牌取名“念鄉人”,寓意就是“思念家鄉的人”。團隊成員的夢想,就是聚合無數有念鄉情節的人,“讓他們喜歡美食、美景,認同我們的生活理念,將來我們也會推出有品牌有品質的當地土特產品。”


 

圖 |念鄉人生產的糟辣椒火鍋底料


    今年,周周作為“貴州美好推薦官”登上貴州衛視。鏡頭前,他自信地為觀眾介紹家鄉的美食。鄉村生活的美好,獲到了越來越多人的點贊和向往。

    但是伙伴們也很清楚,自己只是做了一個示范。真正想要發展鄉村,就需要讓離家萬里的村民們意識到,不是只有外面的世界才有機會。

    這個時節,老莫的家鄉映山紅開滿山野,這片土地也在等待著游子歸家。


編審:融媒中心

 

 


路過

雷人

握手

鮮花

雞蛋
返回頂部
亚洲手机在线观看视频